晓羊教育:科技公司嵌入体制内学校样本

2018-08-20 23:11

  很多教育科技公司目前仅仅是卖技术,没有抓住教育的内涵。“如果一家教育企业没有教育内涵,那它一定不会发展壮大。”

  “互联网+教育”可以引领学校教育的变革,而不仅只是提供支持。教育企业不要游离在学校变革之外,要把自己看作一股领导的力量。

  “互联网+教育”怎样嵌入体制内学校?2016年才创立的晓羊教育创始人周林给出的答案是:抓住学校需求点、减负增效。

  晓羊教育的前身是全球最大的网络教学平台提供商之一blackboard的基础教育中国区。目前,他们正试图抓住高考的契机,帮学校解决走班排选课的难题。

  “如果一家教育企业没有教育内涵,那它一定不会发展壮大,不能提供很好的产品和服务。教育企业和学校更多是互相的影响和促进的关系。”三十五中高中部校长黄鹏说。

  周林看到的机会在于,这场高考其中的一个方向是指向“3+3”高考模式,也就是说,只有语、数、外3门是必考科目。而高中期间,学生可以在思想、历史、地理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等学科中任选三科,这三科将按照“普通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”进行,考分计入高考成绩。

  照这一科目方案,学生将有20种科目组合选择的可能,可以文理科目混合。这也意味着,未来高中将不再分文理,有3个科目的选择权交给学生。这对课程的多元化、个性化和选择化都是一个利好。

  走班制与行政班制相对,指的是有固定的课室和教师,但学生是流动的,可以根据能力水平和兴趣爱好选择不同的层次的班级去上课。

  当时周林是美国思库网亚洲区总裁,他找到市三十五中学希望谈合作。彼时,市三十五中学刚新建校区,朱建民校长希望打造一所具有全育的学校,这个过程中离不开信息化技术的支撑,而周林也正需要一所具有前瞻性的学校提供支持。双方经过商讨,不久后就签下了合作协议。

  三十五中学高中部校长黄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,当时学校看中的是思库网的实力。“我们对思库网提的要求,是他们要将在美国做的东西在中国进行本土化的,按照我们学校的要求量身定制出教育产品。”

  思库网给市三十五中学打造的一体化平台,就涵盖了排选课的功能。这为周林后来创办的晓羊教育奠定了研发基础。

  作为外资企业,虽然思库网和blackboard在国外都发展得很好,但国内的教育体制、学校的需求、管理形势、资源都跟国外差异很大,“过去那几年,我们其实也经历了摸爬滚打。一直在加深了解中国教育政策、学校、家长。”周林坦言。

  2016年初,周林离开blackboard,在国内创办晓羊教育;3月,晓羊教育获得阿米巴资本轮1600万投资;4月,晓羊教育反向收购blackboard基础教育行业中国区的全部业务;5月完成收购交割。可以说,晓羊教育的前身是blackboard基础教育中国区。

  晓羊教育的旗舰产品是“一人一课表智能排课选课平台”。用途在于帮助学校进行智能化排课、个性化选课。“我们希望能帮助各校教务部门减负增效,也从区级层面整合k12大数据。”周林说,“我们不仅提供信息化平台业务,还会根据学校的资源配置、现实情况去打造走班策略。”

  目前,晓羊教育已在、成都、福建、山东、天津等地进行了布局,跟数十所学校达成合作。

  “曾经有教育公司高管问我,难道不担心别人把我们的模式直接模仿过去吗?我说我们的模式抄不走的。我知道这个事情有多难做,壁垒很高,不是哪个企业都能做排选课产品。”周林介绍,“晓羊教育的技术团队核心人员都是来自balckboard,我们的核心算法是从美国引入,现在还在结合国内的需求和现实,不断做增强和优化。除了在国内拥有技术团队,我们在美国跟宾州州立大学数学系也有合作。”

  关于晓羊教育未来的愿景, 在7月份由POWER教育举办的MADE教育科技大会上,周林道,“一人一课表”只是一个起点,基于这个起点,晓羊教育将整合各种资源类、管理类、教学类数据信息,成为的数据互通共享平台,从而形成基础教育大数据新生态。

  其实高考给学校带来的挑战,远不止在排课上。除了课程设置,还涉及硬件设施、师资力量、教学和学生管理等多个方面。

  2020年,各地都将按照新的高考制度进行招生和录取。这正在倒逼学校、地方教育部门去思考如何进行变革。

  在黄鹏看来,这是一场从高端撬动的,往下还牵涉高中的课程标准、中考小升初等各个方面。

  倒逼市场,这也预示着教育市场出现的机会增多,但如何进入体制内学校,是许多教育公司正在头疼的问题。

  晓羊教育目前的做法是,基于对教育的了解,结合信息技术,在高考的契机下,抓紧向全国铺开。尽管现在距离全国高考真正落地还有一两年时间。

  因为在一些有想法的学校和地方看来,这一轮高考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,努力一把也许可以从中占得先机。

  据周林接触的学校来看,很多学校知道走班是必然态势,唯一顾虑在于不知道该怎么进行。“学校不是不想走班,但知道推行不容易,如果没有很好的合作伙伴,没有靠谱的技术提供商,学校是宁可不走的,因为学校怕走乱了。他们需要的是真正强有力的合作伙伴。”

  为何过去两年很多教育产品火不起来?周林认为,根本原因在于他们没有真正落到市场刚需,“做产品都必须抓住人的本性,给学校、老师增加麻烦、增负减效的操作,没有人会用。如果能切实为学校解决难题,那就是真正有生命力的产品。如果只是炒作概念就没意思了,此前很多教育产品概念的破灭,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抓住人性特点,没有抓住学校刚需,只是看起来炫,但在学校里却落不了地。”

  作为校长的黄鹏也提出相似的看法。他认为,目前有一些教育企业对自己的定位是站在外围提供技术支持,只是解决学校当下不方便、技术低的问题。但一旦涉及教育核心的东西,他们就做不到。

  黄鹏说,以前也接触过一些软件公司,它们仅仅是卖技术,没有抓住教育的内涵。事实上,“互联网+教育”可以引领学校教育的变革,而不仅只是提供支持。

  “如果一家教育企业没有教育内涵,那它一定不会发展壮大,也不能提供很好的产品和服务。教育企业和学校更多是互相的影响和促进的关系。”黄鹏说。

  黄鹏,教育企业不要游离在学校变革之外,要把自己看作一股领导的力量。企业必须懂教育,懂高考,懂国内国外的教育,有责任和担当。真正把教育内涵放到产品里。